收藏本站
《西南大學》 2019年
收藏 | 手機打開
二维码
手機客戶端打開本文

俄羅斯白銀時代女性詩歌中的文學面具現象

郝欣  
【摘要】:十九、二十世紀之交,俄羅斯的文化進程在很大水平上取決于狂歡假面遊戲的“元素”——面具。自古以來,面具作爲一種文化現象,是時代趨勢之一,是這一時期知識精英們進行個性表達和創作表達的最典型手段。女性作爲白銀時代文化活動的直接參與者,首當其沖地希望在自己的生平創作實踐中設立差异類型的面具,並借助這些面具隱匿真實的自己,構建自己的日常生活習性和文學創作面貌。女性面具現象成爲了多種文化交融下反映集體存在經驗和個人存在經驗的手段。白銀時代作家個人改造現實的可能性滋養了文學面具的“成長”,這些面具不再局限使用于狂歡假面遊戲中,而是作爲一種文學手法,被賦予了深刻的哲學內涵。女性詩學中,文學面具的構建占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原因在于女性具有雙重身份:一方面,社會對女性的桎梏逐漸消除,女性期待已久的解放將到來;另一方面,父權制文化下男性對女性的刻板印象仍然存留,偏見難消,這是女性創作的自身特點造成的。白銀時代的女性創作涉及了先前對女性而言禁忌、忌諱的題材,女性可以充实表達自己的內心世界,尋幽入微,探究深層問題。此外,術語“文學惡作劇”、“假名”、“異名”、“人物角色”、“抒情主人公”作爲文學面具現象的差异表述難以區分、屯毛不辨,因此構建標准的理論區分體系是重中之重。而在當下的文學研究中,沒有針對特定作家(女作家)文學面具的整體研究,這使得論文的研究具備一定的現實意義。論文的研究對象是文學面具現象——俄羅斯文學中該現象的起源、特點(從曆史文學觀點、社會心理學觀點、文化學觀點進行分析)。論文的研究對象物是白銀時代女作家作品中文學面具的構建原則。論文的研究质料是伊蓮娜·古羅的三部詩歌集《天堂駱駝》、《秋夢》、《貧窮的騎士》;阿傑拉以德·戈爾茨克的詩歌(1903-1921)。論文的目的在于構建關于文學面具現象的完整表述;確定十九世紀末至二十世紀初文學面具現象興盛的原因;展現這一時期女性作品中面具構建的特點。論文的理論-方法論基礎。爲了更好地理解文學面具現象,論文接纳動態研究工具、綜合研究方法、研究计谋。塔爾圖學派(Б.М.加斯帕羅夫)的主題分析、古典語言文學分析(Н.А.尼科利娜)、傳記研究法(В.Н.奧爾洛夫《亞曆山大·勃洛克的一生》和В.П.庫普琴科《馬克西米利安·沃洛申的旅行》)、解釋學方法(Х.Г.伽達默爾)、精神分析方法(З.弗洛伊德、А.阿德勒)成爲論文研究的基本方法。論文的創新之處在于研究之前學界較少涉獵的文本(伊蓮娜·古羅和阿傑拉以德·戈爾茨克的作品),同時分析文學面具現象的起源、多面性、概念體系。論文結構。論文由導論,正文,結語和參考文獻組成。導論確定了研究對象、研究對象物、研究目標、研究任務、創新點、理論-方法論基礎、研究的理論和現實意義。第一章研究文學面具現象的理論基礎,理解其在白銀時代蓬勃發展的原因、界定其特點與概念。第一節主要對“文學面具”這一概念追本溯源,區分近義術語(“文學惡作劇”、“筆名”、“異名”、“人物角色”、“抒情主人公”),建立界定作家面具的標准體系。第二節分析了構建面具的原因。面具現象是一種完整、多面的現象,其形成是各種因素作用的結果。論文主要從文學曆史因素、文化學因素、社會心理學因素、哲學因素對其進行了分析。第三節追本溯源,簡述了文學面具現象與其相似現象在俄羅斯本土的發展曆史。第四節分析了俄羅斯現代主義中文學面具現象興盛的原因。文學面具現象的興盛與改造現實的可能性息息相關。作家可以在精神世界裏暢遊無忌、爲所欲爲,而在現實生活中,作家需要使用面具進行個性表達,這種作家面具由文本內空間延伸到文本外空間,模糊虛構與現實的界限。作家面具隨著作家的發展而發展,隨著面具的不斷進化,作家能夠拒絕心理界定上、性別決定的那個“我”,尋找另一個“真我”。白銀時代女性作家群體的崛起,使得女性面具這一現象具有迫切的現實意義,這是由女性自身的社會文化活動所決定的,並主要體現在那些具有面具和遊戲特性的“戲劇化”共性之中(例如酒神的祭司、女巫、交際花、女性知識分子、詩意缪斯、紅顔禍水、美人魚,幽靈等)。第二、三章分析了伊蓮娜·古羅(母親面具)和阿傑拉以德·戈爾茨克(預言家面具)作品中面具構建的具體機制。首先,論文闡述了促使詩人創造面具的原因,分析了面具構建的“工具”——主題系統、語言特性、風格特征。伊蓮娜·古羅的作品以自由/不自由的主題爲基石,結合野性自然主題、有序的“成人世界”主題,逐步發展,成爲反對條條框框、清規戒律的主題。她創造了一種特此外交際代碼——母子之間的永恒對話。對阿傑拉以德·戈爾茨克來說,夢的主題、遺忘的主題(預言家的固有狀態)、脫離世界的主題意義重大,後期發展出獻身上帝(基督)的主題,反對本人天性中遊戲原則的主題。在晚期的詩歌中,自我犧牲的主題愈演愈烈,世俗世界的苦難和悲傷被全盤接受。死亡主題也衍生出差异變體,但這種死亡並非普遍意義上的死亡,它會帶來與上帝相遇的希望。第二、三章中,面具的自我演化成爲文學面具現象的重要標志之一。在伊蓮娜·古羅的作品中,唐吉诃德的形象最終發展爲高大的“貧窮騎士”原型形象,這一形象與基督相關,他是作家實現“受聖神感應而懷孕”的聖母神話的手段。阿傑拉以德·戈爾茨克的面具進化基于作家自己戰勝天性中的遊戲原則,基于作家拒絕預言家面具的態度,基于作家從半神式先知到爲了靈魂救贖、會見真實上帝的基督教式的忏悔。因此,女性面具中集中反映了白銀時代女性世界觀最重要的方面,表現了女性的道德精神面貌,實現了爲擺脫生活紛擾和個人情結而尋求出路的願望。伊蓮娜·古羅和阿傑拉以德·戈爾茨克的創作恰好代表了這種“尋求出路”的願望:伊蓮娜·古羅爲自己構建母親面具,而不是在現實中成爲一名母親;阿傑拉以德·戈爾茨克通過面具進行自我探究,尋求本質,達成哲學意識。結語部门,總結了俄羅斯白銀時代女性詩歌中文學面具現象的意義,概述了女性面具現象研究的前景。
【學位授予單位】:西南大學
【學位級別】:碩士
【學位授予年份】:2019
【分類號】:I512.072

手机知网App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訂購知網充值卡  訂購熱線  幫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791813
  • 010-62985026